中國卡車信息網 >> 公路貨運 >> 正文
記者臥底揭露超載“治理”黑幕:一個神通廣大的停車場負責人孫哥讓執法的意義蕩然無存!
文章來源:無線濟南  作者: 發布日期:2017年05月04日
分享按鈕

  大貨車超限超載危險程度不用多說,不僅對道路造成了損壞,而且在路上行駛還特別危險。很多大車被查到超載之后,要到指定的停車場進行卸貨,稱重合格之后才能繼續上路,情節嚴重的還得面臨扣分和罰款。


  但是在濟南,有一個停車場,收完幾千塊的現金后,竟然可以“操作”大貨車超載開走!這其中究竟有什么貓膩,為何一個停車場的人員能在監管人員眼皮底下瞞天過海?跟隨記者的暗訪鏡頭,看看“孫哥”是何方神圣!



  按說,超載被查處后,車主會找其他貨車來把超載貨分批拉走,比如載重量五十噸,實際載重一百五十噸,那就需要三輛車來拉走這些貨物。


  但是,在咱們濟南有個地方,卻不這么干,人家有自己的一套潛規則。只要車主給停車場交了錢,不用卸貨或者卸下的貨物重量不達標,也能繼續上路,一位過路的司機因為超載,給了停車場的人員6500元,竟然就拉著一百多噸貨又上了路。




  令人不解的是,貨車司機大多不樂意交這個錢,但是停車場里明明有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,他們又不敢舉報。那么,這些人是如何瞞天過海,進行暗箱操作的呢?


  記者聯系到一位曝料人,他說,那個停車場一天能扣幾十輛車,放走2-3輛,得看情況,交警在就不敢放。


  據曝料人稱,這位能放走超載車的人實際是停車場的負責人,被稱為“孫哥”。那么,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,敢在監管部門眼皮底下放走超載的貨車呢?記者隨即展開了調查。



  凌晨四點,國道220與國道105交叉口,子順立交。這里,就是曝料人所說的停車場。夜幕之下,記者粗略地數了一下,有二十輛以上的貨車停放在這里。


  按照曝料人所說,這些車即使是超載的狀態,也能堂而皇之地開出停車場,錢到位就行。



  大貨車超載的行為本就違法,這位孫哥為何還愿意鋌而走險,幫助貨車司機瞞天過海呢?



  記者和一位司機一起見到了孫哥,司機掏出了兩把鈔票放在了桌上,隨后孫哥旁邊坐著的一名女子接過錢數了一遍。那么,收了錢之后,他具體是怎樣操作的呢?



  一輛車牌號尾號593的半掛車載重量大約49噸,此時正在過磅,旁邊還有一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。


  不一會過磅結束了,但是不知什么原因,司機沒有出停車場,而是將車開了回去。因為距離太遠,記者完全聽不到他們之間的交流。那么,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么呢?


  根據現場錄音能聽出來,孫哥在告訴司機如何去做,就這樣,在孫哥的指點之下,593貨車卸下了一部分貨物,過了地磅檢測,退回停車場等候。直到晚上十一點左右,深深的夜幕下,黑色交易又一次開始了,6500元的“套餐”,司機從孫哥那里購買了。



  四個小時之后,這輛超載貨車順利開出了停車場,可以看到,他的貨物明顯高出了車廂。


  隨后,駛向了泰安方向。


  就這樣,超載貨車神不知鬼不覺地出了城。查到的時候是超載,處理完違章,再上路還是超載,停車場的這位神通廣大的孫哥,經過一番操作,讓執法的意義蕩然無存!


  假如這名孫哥就如同曝料人所說,是停車場的負責人,那這些貨車司機公然向他上繳好處費換取貨物,這不是知法犯法嗎?而且一次交6500元,他們拉的貨物就這么貴重嗎?


  然而經過記者了解,貨物有的比較貴重,但大多數還是沙子石頭這些普通貨物,有司機告訴記者,這筆錢他們也不想交,實屬無奈之舉,這是怎么回事呢?


  記者在停車場附近蹲守發現,很多貨車是以貨物超出車廂的狀態開出了停車場,而且時間一般在凌晨3點以后到早晨7點之前。


  根據我國交通運輸部《超限運輸車輛行駛公路管理規定》第三十七條:由公路管理機構協助卸載、分裝或者保管卸載貨物的,超過保管期限經通知當事人仍不領取的,可以按照有關規定予以處理。


  司機如果想要將超載貨物卸貨分流,也就需要交付一定費用,而這個費用一般由各地物價部門做統一規定。但一般來說,遠比6500元少很多。






  按理說,貨物是司機的,他們擁有對卸載貨物的處置權利,即使是超載,卸下的貨物也可以分流運走。但有司機表示,規定是這樣規定的,但是只要來到這里,你想拉走超載的貨,不可能。“別的車場都有票據,他這里就是上下嘴皮一碰,說多少錢就是多少,你要不交這錢,他就難為你,讓你一遍遍的往出倒(貨),咱也折騰不起。”所以,他們也只能上繳好處費,走旁門左道,繼續超載上路。


  而且對于超載司機來說,超載本來就違法,要是舉報這種收好處費就允許超載的行為,對自己也是相當不利。


  一名停車場的工作人員,為什么能在監管部門工作人員的眼皮底下如此要價呢?一段司機和這位孫哥的語音通話,又將事情的經過變得疑點重重。通話中,孫哥說:“主要問題在于交通上要錢要的多,一個班要2000。”




  “他們”是誰,為何一個班要價兩千元?


  記者不是局內人,想一下子搞清楚也很難。


  貨車超載,自然是違法行為,我國法律對其前后如何處理也有明文規定。但相關的法律法規為何到了某些停車場就變了味?誰來管管?


  貨車超載,司機理應為自己的違法行為付出代價,但這樣的付出代價方法,對嗎?

信息檢索
關鍵字
最新專題
圖片

哈尔滨快乐10分